揣着加密货币,比特大陆能入驻港交所?

在比特大陆成立的第5年,32岁的吴忌寒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招股书数据显示,比特大陆的业务增长速度令人讶异。

2015年至2017年,比特大陆的收益从1.37亿美元增长至25.17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28.2%。而在2017年6月30日至2018年6月30日间,其收益增长了9倍,达到28.45亿美元。

虽有惊艳的数据,但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大陆的资产中有28%是数字货币,如何解决这些数字货币收入的合规性?

这是一个证券市场监管中的空白地带。作为世界矿机巨头,比特大陆一旦上市,意味着搭建了一套符合数字货币业务的会计准则,这也将打通所有数字货币业务类企业IPO的大门。

/1/

偶然与必然,矿机巨头转向IPO

在比特大陆递交招股书之前,比特大陆一共获得了三轮融资:

2017年8月,获得来自红杉、IDG等5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8年6月,获得2.927亿美元B轮融资,据媒体报道是红杉领投,Coatue、EDBI参投;

2018年8月,获得4.42亿美元B+轮融资。

创新工场也在2017年8月投资了比特大陆。招股书显示,创新工场的占股为1.13%。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在9月27日表示,创新工场作为一家Tech VC,擅长把握技术趋势,在风口形成之前就在中早期提前进场。创新工场是在几年前布局人工智能加速芯片赛道时,发现了比特大陆。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收入主要来自矿机销售。今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矿机销售占总营收的比例达94.3%。但是比特大陆同时涉及可应用于加密货币挖矿和AI应用的ASIC芯片、销售AI硬件以及矿场、矿池运营及其它与加密货币相关的业务。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2015年至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0.486亿、1.136亿和7.014亿美元。经调整后,比特大陆2017年净利达9.53亿美元;2018年上半年净利达7.43亿美元,同比增近8倍。

但同时期比特大陆的毛利率在下滑。导致该结果的原因,可能包括数字货币行情转熊,挖矿人数减少导致矿机售卖不佳。Blockstream CSO Samson Mow在8月曾爆料,称比特大陆有12.4亿美元的矿机库存,且S9矿机的价格则在此期间下跌了85%,料其第二季度亏损在6-7亿美元。

在数字货币的熊市下,矿机巨头也要摆脱过度依赖矿机销售的现状,向AI芯片市场求新的生存空间,解决目前的资金需求,因而,向传统资本市场靠拢已是必然。 

/2/

28%的数字货币资产要正身

在比特大陆的资产中,28%是加密数字货币资产,其中加密货币包括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币、莱特币及达世币。

比特大陆在加密货币矿机销售中接受数字货币的同时,在自营挖矿和矿池运营中的收入也是数字货币。2017年,比特大陆以收取加密货币为结算方式的销售额高达4.09亿美元,2018年上半年4.57亿美元。

对于这些的数字货币方面的收入,合规情况下,比特大陆需要第一时间折换成法币入帐。招股说明书显示,比特大陆经营过程中收到的加密货币不作为经营现金收入,而是将加密货币兑换为法币,视为投资现金流入。

而对于那些没有折算成法币的数字货币,按照会计准则,以无形资产入帐。

不仅拥有数字资产,比特大陆还使用数字资产进行投资。2017年,比特大陆以加密货币结算方式投资647.4万美元,2018年上半年以加密货币结算方式投资746.8万美元。这些投资和收益虽然以数字货币形式存在,但在会计准则中,都需要折算成法币处理。

这在过去上市公司的财务合规性中并无先例。作为区块链企业,比特大陆的上市意味着要开创性地建立一套数字货币收入的计税和会计准则。

对于数字货币涉及的合规性,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在香港并不是障碍,比特大陆最后能否批准还是要看保荐机构硬不硬。

比特大陆的独家保荐人是中金公司。中金公司是目前国内实力最强的国际投资银行,其中金资本是标准的国家队,拥有包括国家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宝钢、绿地、中国邮政、GIC等在内的多层次顶级基金投资机构。

中金旗下拥有的基金就有28家之多,2016年斥资约167亿元人民币收购中投证券,在未批露的收购信息中,新华网、国投新集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市恒顺众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众多国有企业皆在中金的收购或战略投资案例当中。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合伙人曹寅认为,“区块链企业寻求上市,并没有先例可循,连舆论、资本市场也不能完全理解它们。”所以,他认为,这个时候承销团队的作用非常重要,有声誉、有实力的承销商能帮助企业躲过一些坑,而引入王小川、邓峰等互联网老兵,也是比特大陆的妙招,这可以帮助比特大陆在传统市场认识更多朋友,并且能在比特大陆上市后提供资本运作方面的建议和指导。

不过,知名金融机构摩根大通、瑞信也是嘉楠耘智的承销商,嘉楠耘智5月在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但至今仍无音讯。

对此,媒体人朱星认为:“在熊市下,对于投资者而言,双方对于公司的估值、定价存在分歧,导致嘉楠耘智的上市迟迟没有进展。”

/3/

数字货币资产减值已逾1亿美金

相比那些奔赴港交所上市的传统企业而言,区块链行业的比特大陆可能会因为涉及数字货币遭遇更多的障碍。

比特大陆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经营性现金流为负值。总体来看,比特大陆的现金流不容乐观,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呈现负值。

“我们持有的加密货币是能够在公开市场上出售以满足我们流动性资金需求的高度流动性资产。”招股说明书显示,大量加密货币被兑换成法币,直接作为现金投资入账,因而减少了其经营性现金流。

更重要的是,这些数字货币价格波动较大,类似投资损益,存在减值风险。

比特大陆的加密数字货币资产减值已逾1亿美金。

在比特大陆的资产表中,加密数字货币的比重高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存货将是风险。

在2015年、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止,比特大陆经营收取加密货币5430万美金、11830万美金及85530万美金。

而比特大陆在招股说明书中也坦言,2017年,比特大陆矿机销售中有27%是通过加密数字货币支付的,而截至2018年6月30日,比特大陆资产总值中28%的为加密货币。因此,这些加密货币市价的波动可能直接影响到比特大陆的财务表现和状况。

目前,比特大陆手中持有大量BCH。此前有媒体报道,比特大陆用其2017年现金流量的67%购买BCH,其手中持有100万枚BCH。自去年12月至今,BCH跌幅已超过80%。根据计算,BCH的下跌导致比特大陆损失2.992亿美元。

对于这些数字货币特别是BCH,比特大陆不可能抛售引发其价格暴跌,只能在未来的资产结构中慢慢消化和调整。

对于一家拥有数字货币的上市公司而言,这些数字货币资产的价值是否能被投资人认同是上市前的一个重要议题。港交所《上市规则》中规定,发行人须有足够的业务运作或拥有相当价值的有形资产或无形资产(就无形资产而言,发行人须证明其潜在价值),其证券才能继续在本交易所上市。

且上市之后,如何解决这些数字资产价值波动对股价的影响,恐怕没人能够给比特大陆一个答案。

来源:耳朵财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