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双料”炒币者:火币日本折戟“不意外”

原创: 予雯 蜂巢财经News 昨天7月2日,火币Pro从网站上撤下了日文页面,并停止向日本用户提供交易,这意味着,火币Pro没能...

本文来源:蜂巢财经News    作者:予雯 

7月2日,火币Pro从网站上撤下了日文页面,并停止向日本用户提供交易,这意味着,火币Pro没能在日本获得运营牌照。这是继币安后,又一家退出日本市场的交易所。 

华语世界两大交易所在日本的折戟,一点都不令邱少贤感到意外。他是一名比特币爱好者,在日本工作了6年。 

上币数破百、挖矿交易、分红返佣,邱少贤发现,当华人创立的交易所在竞争中变着花样“推陈出新”时,日本的交易所上仅有十多个交易对,“空气币根本在日本玩不转。” 

作为最早对数字货币展现积极态度的国家,日本承认数字货币的合法性,用修订《资金结算法》、为交易所颁发牌照等举措,推动数字货币在本国的发展。这一度让国内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各种区块链项目对日本趋之若鹜。 

今年1月,日本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Coincheck遭黑客攻击,损失了价值5.33亿美元的数字资产。 

在防止资金外流和保护投资者资产安全的多重动因下,日本正在收紧对数字货币的监管。 

邱少贤介绍,日本用严格的牌照申请、审核流程提高了交易所的准入门槛,高税率则限制了投机者的大批涌入。 

有趣的是,当境外的交易所难以在日本立足时,已经有日本投资者跑到中国人创立的交易所上获利,而日本的交易所早就开放了中文页面。

Mt.Gox倒掉引发日本关注

清晨六点,东京郊外的一处独立公寓里,邱少贤已经起床。他一边刷牙一边用手指在苹果手机上瞄着盘面。7月,数字货币还未走出熊市气象,邱少贤等待着抄底的机会。

虽然身在日本,但他很少在bitFlyer这类日本本土交易所上交易,“交易对太少。” 

最近,邱少贤在 Twitter 和 Telegram 上发现,很多日本人在Fcoin上买FT,玩的不亦乐乎,“虽然本国人上外国交易所风险高,但是高收益啊。这就是人性,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这样。” 

邱少贤已经在日本待了6年。2012年,从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毕业后,他拿到日本某游戏公司的Offer,来到东京成为一名程序员。 

也是在程序员的小圈子里,他第一次听说比特币,计算机背景让邱少贤快速理解了加密数字货币的理念。一年后,当比特币从十几美元飞涨到1000美元时,邱少贤从媒体报道中再次注意到这个已经不算新鲜的事物。 

他把能在网上找到的中文资料都过了一遍。那段时间,他一有时间就泡在论坛上和爱好者们交流。在日本的家里,他把摸索的心得写成文章,上传至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论坛巴比特上。 

他拥有的第一笔比特币就来自在巴比特翻译文章的打赏,“0.02个比特币,当时还不太值钱,但作为人生中第一份比特币收入,很有意义。”

他所处的日本和数字货币有着奇妙的渊源。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一度因这个名字被认为是日裔。 

而2014年,当时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的倒闭也发生在日本(中文惯称为“门头沟事件”),用户邱少贤见证了比特币历史上的这一大事件。 

Mt.Gox出事前,邱少贤刚在上面注册了账户,由于没有解决认证的问题,没能充值。 

当这家位于东京涩谷的交易所因遭遇黑客盗币而宣布倒闭时,邱少贤在Mt.Gox的门口看到,不少专程坐飞机来到东京的老外,举着写着“Where is our money?”的牌子游行。 

“天很冷,他们累了,就把连帽衫的帽子拉上,抱着笔记本在门口静坐。”看着这一幕,邱少贤为他没能充值成功感到庆幸。

“门头沟”的倒闭让比特币价格大跳水,也一度让日本政府和民众觉得不可思议。 

“一家小小的交易所,居然会牵扯到这么多国家的人?这么多钱?”邱少贤回忆,当时大部分日本人对比特币了解甚少,国内常说的“庞氏骗局”也曾留在日本人的印象中。一些投资比特币的人不会和身边的人说起,“参与数字货币在当时还是件羞耻的事儿。” 

之后,随着比特币价格一轮轮暴涨,新的交易所开始出现,举办五花八门的营销活动。这再次引起日本政府注意这个新生事物的崛起,并出台相关监管政策,“数字货币也在那时重新被日本大众接受。” 

今年1月,黑客事件再次发生在日本本土的交易所Coincheck身上,价值5.33亿的新经币被盗。 

这件事不但让交易所和投资者受损,也再次引起了日本金融厅的注意,“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正在趋严。” 

经历过MT.Gox事件的邱少贤,对Coincheck出事并不意外。已经是经验玩家的他,一直提醒身边的同道,别把交易所当成钱包,“要明白,那只是交易所给你的借条。”

赵长鹏出现过的日本比特币沙龙

邱少贤第一次花钱买比特币,是在日本的比特币沙龙聚会上。

2011年,比特币耶稣 Roger Ver 在东京创立的Bitcoin Tokyo Meetup,是日本最早也是影响最大的比特币沙龙。 

每周,这个聚会都会吸引着比特币爱好者前来。邱少贤介绍,参加沙龙的人大多是爱好数字货币的极客,欧美人最多,日本人很少。 

2014年开始,邱少贤加入其中,在沙龙上认识了不少早期的“同道中人”。

第一次去时,邱少贤一个人都不认识。他用英语和老外磕磕绊绊的聊天,讨论的主题围绕着比特币前景、技术实现、如何防止黑客攻破或者遭政府打压等展开。 

“现在的人已经不关心这个事情了。当年比特币还是萌芽状态。很多人对它是否能存活下来,还是心存顾虑的。”邱文贤说。 

沙龙自由开放,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多一些新面孔,也包括一些日本人。老人儿们热心,给新手答疑解惑,手把手地教他们安装、使用钱包。 

(图片来源于巴比特论坛)

早期的这些沙龙参与者,现在不少还在币圈里面活跃着。邱文贤记得他在那碰见赵长鹏两次,第一次时,赵还是 blockchain.info 的技术总监,再见面时,这个戴着眼镜、习惯穿T恤和连帽衫的程序员,已经是币安的创始人,“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充满着变化的活力,让人乐此不疲。”

邱少贤发现,比特币沙龙里的日本人不多,他们更倾向去线上的社区交流。“日本人对社区文化的圈子感很强,他们会根据共同的兴趣爱好聚在一起,形成不同的社区,每个社区,文化都不一样。” 

除了比特币,日本人最喜欢的虚拟货币是自己开发的“monacoin”(萌乃币),使用仅限于日本国内,“他们在自己的圈子里玩,会用这个币在论坛打赏,去买一些同人的产品。” 

如果说“门头沟事件”是日本关注到数字货币的一个契机。2017年9月,一海之隔的中国给了日本成为比特币交易大国的另一次机会。 

中国的“9·4”监管落地,国内的头部交易所OKCoin和火币网出海,新生的币安正在崛起。 

2017年,日本政府承认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是合法支付方式。这样的支持,让一些国内数字货币行业的创业者,对日本充满希冀。 

大量海外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人才来到这里。除了交易所,和数字货币数相关的、提供周边金融服务的公司,如理财、跨境电商和支付服务商开始涌入日本。

日本交易所币种寥寥

在比较中日币圈时,邱少贤最大的感受是日本交易所和华语世界的交易所风格迥异,“国内交易所币种很多,日本交易所没有那么多可供投资的标的,这是日本金融管制更严格的原因。” 

Mt.Gox倒闭、Coincheck失窃等一系列恶性事件,一再震动日本高层,严格准入机制是日本为市场设置的第一道关卡。 

2017年4月1日,日本监管层要求,数字交易所必须在六个月之内提交相关申请,审批通过才有继续经营的资格。申请牌照的交易所需要在日本境内设立办事机构,接受日本金融厅的相关监管,包括反洗钱、用户认证等等。 

对于拿到牌照的交易所,日本金融厅对交易所上线币种的把控也非常严格,项目方想在持牌交易所上币非常困难。邱少贤说:“交易所如果想上线一个币,必须先和金融厅沟通,为什么要上线这个币?这个币有什么特点?它有哪些风险?” 

与中国交易所琳琅满目的项目相比,日本持牌交易所的币种寥寥,都是主流虚拟货币。 

日本最大的交易所之一Coincheck上,也仅有12个对比特币的交易币种。 

对于非主流币种,金融厅一直非常抵制。即使是门罗币、达世币这样表现优异的竞争币,都很难在日本的交易所上线。 

2017年,比特币出现硬分叉,比特币现金(BCH)诞生。邱少贤回忆,当时日本很多交易所都做好了准备,支持BCH的充提和交易。但在此之前,交易所的相关人员与金融厅进行了多次相关的交流讨论,说明这次比特币分叉的来龙去脉。 

邱少贤见证了这段历史,“日本金融厅方面,对于钱会分叉这个事情,是不能理解的。” 

之后,各类分叉币的出现更是让日本金融厅为之警觉,绝大多数的其它分叉币并没有在日本交易所上出现。 

“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国内当时因为分叉出现的各种乱象,国内交易所这样的野路子,在这边玩不了。”邱少贤感慨。 

根据火星财经统计,截止2018年3月,只有16家交易所获得牌照。蜂巢财经在日本金融厅官网发现,这些持牌交易所,以日本本土交易所为主,主要分布在东京和大阪。其中有四家交易所,上线的虚拟币只有比特币。  

“政府考虑的是资金流入流出问题,海外交易所在日本申请的牌照非常难。”邱少贤对蜂巢财经说。 

在日本,交易所经营处处受到监管,拿不到官方牌照的外国交易所更是举步维艰。 

2018年4月,全球第十大加密货币交易所Kraken宣布撤出日本市场。7月2日,火币网宣布将关闭在日本火币网页。BigONE也宣布将在7月30日屏蔽日本用户登陆和交易。 

有人认为日本这是“闭关锁国”,在互联网上落后的日本,最终也将错失区块链上扳回一局的机会。也有人认为,这种严格反映出了日本监管对国内投资者负责任的态度。  

虽然监管把山寨币和空气币挡在门外,一些热门项目也与日本投资者失之交臂。日本用户买不到想买的数字货币,只好去海外交易所买,造成了本土交易所用户和资金的流失。“很多日本人会跑到中国人创办的交易所去注册。” 

炒币要缴税50% 

为了遏制投机风险,日本政府为投资者也设了隐形门槛。2017年12月,日本出台一项“杂得税”,规定“通过数字货币交易而产生的年收益额超过20,000日元,必须以“确定申告“方式进行所得税的纳付,申告期间为2月16日-3月15日。” 

高税收正在成为日本人参与区块链的最大障碍,很快引起民众不满。“在日本争议很大,很多人认为这个费率收这么高不合理。现在也有人提议,收20%就到头了,这个讨论现在还在进行。”邱少贤说。 

日本税法规定,凡是日本常住居民,以个人身份在交易所进行币币交易,都必须把获利的40%~50%上交政府,“即使没有获利,进行了币币交易也要缴税。交易所内记录了用户交易的全部数据,一旦偷税漏税被查出还要被重罚。”

如果是个人用户,在日本炒币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税率这么高,我不用日本的交易所。”邱少贤对蜂巢财经表示。 

炒币五年来,邱少贤体验过全球绝大多数交易所,他更喜欢使用国内网站,并不是国货情结。“国内网站更人性化,更便利,用起来舒服,日本交易所响应程度各方面都跟不上。” 

“国内网站真的是面向全球的,流量特别大时也能正常运转。日本网站负载方面薄弱,毕竟人口少。对于海外用户服务也跟不上,很久以后才有英文服务。”邱少贤认为,在交易环节上,日本正在掉队。

邱少贤介绍,很多日本人选择登录海外交易所,虽然政府监管不到,但提现有风险,把虚拟币兑换成法币,用户需要向日本持牌交易所提供相应的成本证明。 

“很多人持有大量BTC、ETH、BCH,不愿意换成日元,就是怕被盯上去缴税。”除了避税,邱少贤解释了另一种原因,作为数字货币的信仰者,他不觉得只有法币才是财富,“币价涨跌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更看重前景,持币也一样。”

虽说天下韭菜都一样,但日本韭菜比国内的更理性一些。“炒币一把梭哈然后倾家荡产的新闻很罕见。”邱少贤说,他身边接触炒币的人,从中受益者居多。

邱少贤分析,日本本身是个橄榄形的均富社会,大部分人不会做高风险的尝试。高税收注定让不懂税法、贸然进入市场炒币的人没有收益,“文化程度低的人很难接触到项目,某种程度上把一些不合格的投资人排除在外了。” 

在严苛政策下,日本交易所正常经营。比特币行情好时,交易量仍不可小觑。此外,日本交易所拥有大量海外注册用户,他们不需要向日本政府缴税。

邱少贤从开始投资数字货币起就认为,“这是程序员最方便的投资方式”,他的准则是只用自己承受损失范围内的资金投资,“千万别梭哈,把身家都投进去。”他常对还在进场的新手这样告诫。 

如今,邱少贤和币圈好友线上交流的阵地,已经从论坛转移到微信群。“牛市时,微信群里一天几万条信息,熊市时一整天都没人说话。” 

对现在低迷的行情,邱少贤不以为意,“每一次牛熊转换,都为这个圈子带入了不少新鲜血液,而熊市正好是专心发展应用的好时期。”他正在和朋友在组建相关的数字货币基金,物色合适的区块链项目。 

被问及是否考虑回国发展,邱少贤笑着说,“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不是日本的,也不是中国的,是全球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