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奖+应用渠道打通,智慧能源创新一池春水能否被搅动?

中国明确提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然而中国目前的化石能源占比达84%的现状,给行业的“碳中和”目标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面对这样的挑战,中华煤气为主题为“寻找零碳科技新力量”的首届TERA-Award智慧能源创新大赛,开出史上最高的100万美元奖金,并且将平台、场景、资源、资金等优势与获奖项目和团队共享。这不禁让我们产生疑问:如此大力度的支持,将要把智慧能源创新技术引向何方呢?

  双碳达标的大棋局

我国2020年在联合国大会上明确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我国能源产业格局中,产生碳排放的化石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占能源消耗总量的84%,而不产生碳排放的水电、风电、核能和光伏等仅占16%。要实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就要大幅发展可再生能源,降低化石能源的比重,能源格局的重构已是大势所趋。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香港中华煤气有限公司主席李家杰做致辞演讲

  如果到了2060年,中国实现碳中和,能源格局就要转变成:核能的装机容量是现在的5倍多,风能的装机容量是现在的12倍多,而太阳能会是现在的70多倍。一个巨大的产业发展空间将会被打开,而在产业链的细分领域,将产生众多的新兴产业。

能源联接着千行百业,在碳市场越来越活跃的情况下,碳交易将对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的所有制造业带来变革,进一步重构全球制造业。最终,经济版图也必将随着碳达峰和碳中和发生巨变。由此来看,能源产业内部的碳达峰、碳中和改造,联接着的是一盘经济版图变革的大棋局。

在这样的态势之下,能源产业内部也就迫切需要引入智慧能源领域的创新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助力国家“双碳”目标实现。6月18日,中华煤气集团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联手发起了主题为“寻找零碳科技新力量”的首届TERA-Award智慧能源创新大赛,从6月18日-8月31日接受线上报名(https://www.tera-award.life/),这也是全球首个聚焦“零碳科技”领域的创新大赛。

中科院院士李灿对此表示:“发展可再生能源是解决生态问题的根本途径,但一直以来可再生能源在利用上一直存在技术成熟度和成本问题的挑战,这些都需要依托技术创新来解决。但技术的创新归根结底还是要在实际应用中来验证其先进性和技术成熟度,而目前我国能源技术创新团队都缺乏应用场景来帮助其优化技术能力。”

本次大赛聚焦能源供给、能源需求、绿色交通、能源互联网等四大能源创新领域,面向全球初创企业及创新项目团队,公开征集智慧能源创新项目和解决方案,所有参赛项目都需要具备原创的技术及专利,由大赛专家评审团进行评审。在奖项设置方面,本届大赛将给予获奖项目团队最高100万美元的奖励,这也是能源行业科技赛事有史以来的最高奖金。更为重要的是,中华煤气还会针对获奖项目提供丰富的落地场景。

体用之间的难题

如果我们把可再生能源的研发成果看成“体”,而把其在能源企业的落地视为“用”,那么在当前在体用之间的结合上,确实存在着许多难题。

从各行各业技术研发的路径来看,技术创新都需要一个引导的进程。打通这个进程,才可以实现技术创新由实验室到产业的应用落地。因此,研发者不仅需要在技术研发方面完成从零到一的突破,还要在产业应用上完成从一到一百的转化。有研发者把这个转化形容为《西游记》里的唐僧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作为氢能源的研发者,中国科学院院士李灿表示:“以氢能源的提取为例,通过大量研发工作积累,我们的研究已经小有成果了。但把水高效地分解成氢气和氧气,在实验室里只有几方、几十方的规模。这样的规模是没办法大规模商用的,要实现商用,就要实现几千万、几万方的规模。所以你在实验室里做得再好,也需要去跟企业合作。”

因此,李灿院士呼吁:“学术界的基础研究很困难,这种困难还局限于实验室阶段。当学术成果要转化成工业级应用时,就更困难。因此需要有情怀的企业家敢于投资,也需要当地政府的支持,才能做成这些事情。要让有条件的科学家走到第一线去。”

在学术界喊难的同时,产业界对于能源创新技术却一直喊渴。

作为一名“科技发烧友”,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香港中华煤气有限公司主席李家杰一直关注并支持国家能源及技术行业发展。其除了是中华煤气主席外,还是国内RISC-V知名企业赛昉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并通过资金和资源支持,助力先进技术快速迭代和加速落地。这也与本次TERA-Award大赛对于优秀项目团队的扶持一脉相承,不仅为获奖项目提供高额奖金,还开放应用场景,助力智慧能源技术快速落地。

作为本次大赛的发起方和主办方,对于中华煤气为何发起本次大赛,李家杰表示,随着国家对“双碳”目标的明确,能源行业正在加速绿色转型。中华煤气与国家电投强强联手发起本次大赛,一方面是积极响应国家“双碳”目标的政策号召;另一方面我们深知“碳达峰、碳中和”是复杂艰巨的系统工程,能源企业当仁不让扮演主力军的角色。

港华燃气执行副总裁、港华能源总经理邱建杭则表示:“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你们一家天然气公司会出现在一次以新能源技术为主体的大赛上,我的答案就是现在化石能源将被替代,我们作为天然气行业的领导者,一直在进行着创新。其中最主要的领域,就是区域型的智慧能源模式。我们已经在一些能耗大、减碳压力大的工业园区推进区域性智慧能源的业务模式。我们自己也投资了分布式光伏、储能和充换电领域。未来能源将从现在各自的供热、供电、供气的单一能源模式,转向综合的能源模式。未来综合的能源一定要与智慧相加,这也是本次创新大赛的主题。”

国家电投一直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新的定位——先进能源技术的开发商。国家电投是由中电投和国家核电合并而来,从国家核电就带来了核电的重大专项,后来又又承担了国家燃气的重大专项。为此,在能源创新的过程中,国家电投一直在思考自己将要承担的角色,又如何利用自己独特的优势来扮演好这个角色。

作为本次大赛的联合主办方,国家电投集团中央研究院党委书记、董事长范霁红表示:“国家电投集团的主要生产经营模式是购买装配,并进行运维。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尽量采用新技术,支持创新。我们深深体会到,新技术得不到应用,国家就很难发展。我们的独特优势在于对应用场景的理解,同时我们能够提供相应的示范验证。对于单一性的创新技术,我们会帮助实现技术完善,然后集成进整个系统之中。对于新的系统,我们会根据我们的需求来共同完善。”

此次为了解决新能源技术落地问题,同为行业内领军企业的中华煤气集团和国家电投带着各自的需求,走到了一起,并且都在应用端为新能源技术落地提供了潜力巨大的通道。接下来我们关心的,将是新能源技术落地难题将如何破局。

产学研的合力

针对新能源的体用难题,产学研各方通过本次大赛走到了一起,并且已经形成了一股合力。

  对研发界而言,能源系统复杂且庞大,没有一种能源能解决全部问题,也没有一种技术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在这个体系当中,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智慧引领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同时,如风和光这样的可再生能源波动大,给储能提出了新的难题。种种类似的难题交织在一起,就要求研究领域瞄准产业内的难题,多出成果,快出成果。

对产业界而言,此次中华煤气集团为参赛者提供巨额奖金的同时,同时还提供新能源技术落地通道,由此必将提升新能源技术的应用速度。我国作为“世界工厂”,产业链日渐完善,国产制造加工能力与日俱增,同时碳排放量加速攀升。但我国油气资源相对匮乏,因此发展低碳经济,重塑能源体系具有重要安全意义。而中华煤气联合国家电投的此次活动,也必将带动更多能源企业参与过来,共同加速新能源技术的转化。

本届大赛为新能源技术的落地趟出了一条新路径,而在能源产学研各方的共同努力之下,技术创新+场景落地一体化的解决思路也必将为落地双碳目标提供新的“加速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