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时速——与疫情赛跑的336个小时(中)

本文接上文《纪实:生死时速——与疫情赛跑的336个小时(上)》 ——这是在抗疫大后方,一个后勤工作临时工的亲身讲述。

大年初八(2月1日周六)

一大早,新闻出来了,印度禁止防疫物资出口。

我记得前一天晚上一个微信好友还发了朋友圈,兴高采烈的“经过五天的奋战,我们总算找到了供货商,搞定了印度一批口罩和防护服、体温计等医疗物资!明天上午就能到海关运上飞机了,总算干成一桩大事!”

早上起来看了下,删了。

我心想,估计这哥们心里已经崩溃了吧。后来听说,他这批货是在海关前被拦了下来,运也运不出,退也没法退。只能等待禁令解除。

白天,从微博到微信,再到电视新闻,关于武汉Red Ten的负面新闻以惊人的速度传播。一时间,大家都不敢走捐赠途径了。

这里要普及下,为什么红十字会有那么多物资?因为除了各省市政府官方批文的慈善总会外,红十字会几乎是唯一指定捐赠渠道,而捐赠可以免关税,还能拿到红头文件快速清关。如果走普通企业的贸易进口,各种批文、手续等麻烦的不行,也得排队等,最重要的是,加上6%的关税和13%的增值税,基本上多出20%的资金负担。

这下子,一天之内,哦不,几小时之内,和我联系的企业们,口径就变了,之前还是问怎么走捐赠途径,去哪里开捐赠文件,需要填哪些清单,这一天,我收到最多的消息是:“咱们走其他途径行吗?不从红十字会捐赠了,我们企业自己买再捐出去。”

“那就得麻烦很多,重新梳理流程不说,还要多20%的税。”

“没事。我们交。龙兄,你把要准备的材料告诉我们就行。”

这话确实是轻描淡写,当我去详细了解.....天呐,这真的就是等于把国际贸易重新学一遍。按照这种逻辑,只能走企业一般贸易进口,和捐赠完全不是一码事。

首当其中的问题,有多少企业有外贸资质?捐赠你用个人名义,汇款都成,你要是企业购买,企业资金怎么汇出去?

另外,海关交税又不是拿着现金到海关把钱一放这么简单,税单怎么填?你当是国内普票专票那样交税?国际上通用的invoice上写韩元人民币还是美元?怎么对账?

最头疼的,企业进口这些口罩,需要多少材料才能更靠谱过海关?

需要换汇、需要清关、需要运输、需要航线、需要资质、需要翻译......之前我只帮助协调捐赠或者是医院需求,现在我不得不自己学习、向朋友求教,怎么帮助企业进行贸易进口。

越来越多的人急红了眼。我必须一遍遍的解释一些重复的问题.....采购、运输、财务是三个不同的板块。光是采购,尤其是医用,就需要终端购买方有专业人士认定是否符合标准,很多企业根本没表述清楚自己的需求,等货到了发现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就来投诉或者问责。比如,企业会说,“我要N95口罩。”这句话其实很不精确。“N95口罩分很多种。您说的是医用级别的吧?N95医用比较知名的型号有1860,8210,8110S。还有哪些型号符合要求?我估计您是要捐赠给医院,建议找医院专家确认下。”

“您这太专业了,就按照龙野总您的意见来,哪些符合医用标准的就帮我们对接下购买渠道。”

“说实话,每个市的要求都不同,温州市、南昌市、佳木斯对医用物资的级别解释不同。”

转念一想,我这再这么搞,真的把自己搞成销售了。

但是这些企业想给钱确保货到位就行,那些不愿听的话,都是我的经验之谈。很多医院物资堆积如山,却因为都不合医用标准根本没法用,只能仍在仓库里白白浪费。

包括了,武汉Red Ten与协和医院之间的争议,站在风控角度的第三方立场,从某种意义来说,武汉Red Ten做的是对的。对于Ren Ten来说,他们有义务筛选物资的可用性,一线医院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不可能把这么多筛选物资的负担丢给他们,一旦因为Red Ten运送的医疗物资不合要求而引发医疗事故,谁都无法担责。

当然,这是一种相对客观的解释。至于协和医院主动派人上门请求物资支援,却依旧置若罔闻不管不顾,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对于这种渎职行为,该罚。

所以,那些微博上动不动就开骂的人,你知道你一句“我要捐东西”,后面要做多少事么?你凭什么就觉得,我要捐赠,剩下的事你们就应该马上备齐活了给我把物资送进去?

我也是第一次学习《捐赠法》。我想99.9999%的人不知道《捐赠法》是什么,没事,问了几个律师,也没人懂。但是,如果你捐的东西质量不达标,甚至主观意识上对他人健康产生威胁,一样要被问罪。

至于捐赠的文件报批、资质审核、退税流程、清关手续.....

抽空给河北工厂的朋友电话了下,没通,估计也是不眠不休的在赶工。

深夜河北工厂的朋友回电了,声音里充满疲惫。

我想,我的声音也好不到哪里去。

“哥,你们辛苦了。”

“你们也是,国外口罩找的怎样了?”

“还可以。韩国那边货被抢的厉害,不老行。欧洲这边还好前面打款成交快,昨儿晚上抢着发出来了,今儿开始就没航班了。”

“那就好。”

“你们呢?你们这才是整个中国的生命线啊。我们充其量算是辎重补充。”

“别说了。现在招不到工人。今天一天在外面找老朋友们帮忙,就仨愿意回来,还要五倍工钱。这么费劲整,一边挨大伙骂说你们开工厂的都干嘛去了怎么口罩还都买不到,另一边还没准亏钱。”

两边沉默了五秒。

“算了,就当是为国效劳。前几天开始武警已经常驻我们工厂巡逻了,所有物资国家接管。还有,一天几次,要不领导要不记者,来视察报道,我们还得接待着。”

“都再加吧劲吧。”

“是。这事赔钱也得做。老板说了,花多少钱,也得把工人招回来,多一个人回来生产,没准就救一条命。”

大年初九(2月2日周日)

大清早起来,有一批货要到上海,得盯着把两边资料弄全乎了。

品牌、产品名、规格、型号、销售资质、检验报告、成分含量......这些是要搜集的数据。

运单、箱单、报关单、提货单、物资使用情况说明、invoice、唛头......这些是要填的材料。

然后一边自学一边填着.....就发现海关政策变了。

是的,就是昨晚,大年初八晚上宣布的。

简单点说,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以及符合捐赠需求的企事业单位,可以直接接受捐赠,而且免税。

这样的话,成本降低,就可以更多主动出击了。

于是我又试着联系更多国外朋友,俄罗斯、土耳其、南美......然后第一个电话就吃了闭门羹,俄罗斯那边豪横的很,6个小时内订货打款,不然没了。

我还当他吓唬我,到了晚上打电话过去,还真的没了。

听说,就在这个周末,圣彼得堡当地的华人组织召集了一批志愿者,每个人开着越野车,按照事先划分的片区,一个城镇一个城镇的搜,把每个药店的存货全部买干净。然后一起在圣彼得堡登机,用人肉押运回国。

“对不起,你们中国人实在太厉害了,每个药店都是你们的人。我们生产的所有口罩,刚出来真的几个小时就没了。”

80年前毛主席说过,要万众一心,陷敌人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80年后,习总书记一声令下,全世界华人,也是这么团结起来,对付病毒。

凌晨快两点,看到一个医生朋友说,第二天要支援前线了,就给他拨了一个电话。

“明天去武汉?”

“是。你怎么也没睡。”

“等欧洲那边回消息,有时差。”

“嗯。”

“你明儿上前线,准备好了吗?”

“我想应该吧。不过我现在确实睡不着。”

“其实,你也不一定要去。火神山已经建好了。军医们马上就会接管。武汉应该马上就会好起来。”

“远远不够。”

“已经两批了,还不够?”

“整个武汉1100多万人,全市医生有多少?那几所大医院有没有一万,再加上去增援的,有没有两万?你觉得武汉有多少确诊、多少疑似、又有多少重症,病人怎么照顾的过来?微博上卑微的呼救的那些人,看着让人太心疼了。但我们再不上,真的没人能救他们。”

这就是战争。战争年代,哪有什么儿女情长,只有血和泪,和那些默默付出的人。

大年初十(2月3日周一)

到了周一,就要忙着外汇处理的事了。周末银行处理不了外汇,只能周一打款给国外工厂。

反复确认了invoice上的金额和打款收款账号,这边银行刚打出水单(我还查了好久才知道什么是水单,之前一直以为就是转账凭证)。那边韩国来消息了,说金额要改。

你们口罩都涨了两次价了,这合同马上签了都要打款了,还坐地起价呢!?

不不不,龙野总你看看,今天汇率情况。

我这才想起来,周末央行大放水,导致汇率暴跌。很多国内公司不能支付外汇,所以是RMB支付第三方机构,再由第三方机构给韩国公司支付外汇,而银行还没开工,需要预约办理外汇,本来上周五能解决的打款问题,差的一天时间就导致拖到了周一,周一开盘人民币汇率跌了1.5%,等于中国这边还得再补一些钱。之前和韩国那边的合同也需要重新修订。

我都快气吐血了.....这都是哪门子事儿啊。

中午看了下微博发出的消息“口罩全国日产2000多万只”。

这发出来,难道不会引起更大的恐慌吗?

全国2000多万的产能,现在才恢复60%,也就是1200多万。每天多少人要消耗口罩?一线医生每天就要消耗掉几百万各类口罩吧?普通百姓呢?现在口罩没有连门都出不去,很多家里连一个口罩都没了,上街都上不了。马上就到返工潮了,每天1200多万口罩供给14亿同胞,不过是一盆水倒入沙堆里,或者你有两盆、三盆水,有何差别。

正说着,朋友给我转了这张图片,吓了我一大跳。

还好,只是韩国的EMS邮件暂停。不是运输。

在帮助大家对接物资的时候,免不了各种小插曲。

比如有个朋友打外汇,输入对方银行地址的“SEOUL”时少了一个“L”,结果两边对账查了半天,还以为钱转丢了。

以及,绝对不亚于咱们帝都堵车水平的周一首尔例行大堵车。(这里插一句,我主业是区块链,免不了经常出国各种业务,去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首尔堵起车来还真的是最恐怖了。这点,坐过首尔出租车的朋友肯定深有体会。)

所以周一,国内大家问我有关货源的各种问题,得不到韩国方面回应的时候,我只能想办法自己脑补去解释,因为韩国同事堵在路上根本没法回复.......而且医疗物资抢购战到了这个份上,首尔附近工厂基本已经被盯死了,要去工厂看货,得开车几个小时去郊外,然后再回来。

也就是差了这几个小时,国内企业没收到合同盖章文件不敢汇款,等到第二天准备汇款的时候,这周的口罩,已经被预定完了。

后来没买到口罩的这个朋友和我说,经商十几年,头一次碰到这么抢购的,真的跟贩卖毒品一样。

我心里想,贩卖毒品哪有这么难,毒品好歹没多少人需要,口罩这玩意儿,全中国十四亿人等着呢。

不过,接触的久了,自然而然也就理解企业们的心情。

对企业而言,都是第一次做外贸,对流程不了解,按照自己企业运营流程和风控流程来操作,难免都会有这样那样的要求。

比如,必须要库存现货,只能付50%定金,只能和对方工厂签合同,要第三方担保,不能付外汇,无法去机场接货必须送到自己公司.....

想了想,不就是春晚黄晓明的那段相声吗。

“两套紫米煎饼,一套煎饼不放葱,一套煎饼只放葱。五套绿豆煎饼,两套加啥也不加辣,一套加辣啥也不加,剩下的啥啥也不加,五个茶叶蛋,两个笨鸡蛋,三个鹌鹑蛋,五个荷包蛋,荷包蛋两个单面煎,三个双面煎,单面煎的放酱油,双面煎的放辣椒酱。剩下还要点原味豆浆,三杯热乎地,两杯凉嗖地,一杯温暾的一杯温暾地再有一杯温暾地,三杯黑豆豆浆,一杯加冰不加糖,一杯加糖不加冰,一杯加冰又加糖,所有原味豆浆都要大杯的,所有黑豆豆浆都要小杯的,所有加冰的都要中杯的。”

笔者注:有读者给我留言,说为什么标题是336个小时?其实本来是打算到正月十七就收工忙我公司里的事了。初三到十七,十四天。但到目前为止,看起来我们的工作还没到该结束的时候。

我们,都只是简简单单的普通人。

未完待续。

若有合作需求或其他疑问联系官方邮箱:Chiko@bitblockcap.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