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比特币对你很重要 拒绝裙带资本主义

 本文作者杰夫瑞·威尼克(JeffreyWernick)是知名独立投资人兼比特币经济学家,也是Uber和Airbnb的早期投资方,在共享经济、比特币和...

 本文作者杰夫瑞·威尼克(Jeffrey Wernick)是知名独立投资人兼比特币经济学家,也是Uber和Airbnb的早期投资方,在共享经济、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以及数字支付系统等领域拥有丰富经验。最近他撰文分析了比特币对社会经济的重要性,全文翻译如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意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观点,他认为政府的实际成本并非是发行了多少债务,而是他们所声称拥有的多少资源,这种资源可以通过费用支出函数计算出来,而资源的所有权不依赖于它们是否由股权(税收)或债务资助。

米尔顿·弗里德曼一直提倡将政府的角色最小化以让自由市场运作,以此维持政治和社会自由。他的政治哲学强调自由市场经济的优点,并反对政府的干预。他的理论成了自由意志主义的主要经济根据之一,并且对1980年代开始美国的罗纳德·里根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经济及货币政策有极大影响。

市场上有大量关于资本结构激励效应的文献,因此如果你是一个经济学“小白”,那么一些常见问题可以通过学习找到答案。比如美国政府债券是净财富吗?对于这个问题,你可以尝试学习一下“李嘉图等价”原理,其核心思想就是认为公债不是净财富,政府无论是以税收的形式,还是以公债的形式来取得公共收入,对于人们经济选择的影响是一样的。财政支出无论是通过征税还是通过发行公债筹资,没有任何区别,即公债无非是延迟的税收,在具有完全理性的消费者眼中,债务和税收是等价的。还有资本结构是否重要?在融资时候税法是否会保持中立?风险转移是什么?市场对于无风险资产有什么需求?

在如今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我们似乎经常把在政府可以接受的经济规模和我们为政府提供的“经济规模”混为一谈。我们应该按照GDP的一定百分比来限制支出吗?或者,我们需要预算平衡吗?

在此,我推荐一个名为“Shadowstats”的网站,上面的分析显示,我们统计计算经济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改变,而且低估了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等因素。

我认为如今有一点是无可争议的,即社会经济中的信任已经完全受到侵蚀,而政府规模并没有反映出我们的意愿,至少和我们付出的不成正比。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央银行——任何中央银行都不需要干预资本市场,也不需要对任何公共行业和私营行业索款。因此,我们又看到另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即政府规模增长的幅度远大于整个社会的支付意愿。至少以目前的资本成本来看,政府规模并不是由立法机构和资本市场决定,而是由中央银行决定的。也就是说,中央银行愿意、也可以在没有人民同意的情况下为政府规模和增长提供“补贴”。

政府债务意味着什么?答案很简单,意味着未来每个人的纳税义务,而且我们还没有考虑未来纳税时隐含的贴现率问题。在我看来,中央银行的债务收购等于没有人民代表的税收。政府的规模、范围和活动并不是由人民意愿决定,而是由中央银行自行决定的。如果真的有“免费午餐”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税收,只购买中央银行基于政府发债价格的债务,当然私营行业也要能够购买。如果免费午餐存在,那么税收不过是惩罚性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最初创建国家的目标是为什么呢?实际上,我们并不想对主权个体本身进行太多限制,而是想要建立了一个限制制度对裙带资本主义政府进行制衡。然而现在,裙带资本主义政府却在不断侵占“边界”,而且侵占速度更是呈指数级增长,每个主权个体受到的限制反而越来越多。在我看来,这其实就是一种“中心化”和“卡特尔化”。卡特尔 (cartel)是 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独立企业所构成的组织,集体行动的生产者,目的是提高该类产品价格和控制其产量。根据美国反托拉斯法,卡特尔属于非法。 垄断利益集团、垄断联盟、企业联合、同业联盟(Cartel)也称卡特尔,是垄断组织形式之一。生产或销售某一同类商品的企业,为垄断市场,获取高额利润,通过在商品价格、产量和销售等方面订立协定而形成的同盟。参加这一同盟的成员在生产、商业和法律上仍然保持独立性。

如果我们想对裙带资本主义政府施加限制,有一种简单的方法可以“制裁”他们,那就是只在银行存储用于消费目的的足够资金,然后再把一部分钱,比如10%,投资比特币。一旦比特币普及应用之后,不仅会创造更多财富,其价值也会变得更稳定。你的财富不会受到审查,你就是自己财富的监护人。而且,比特币是便携式的,可以被拆分成非常小的单位,转账简单快捷,成本也非常低。

拒绝裙带资本主义,拒绝对资本分配方式的行政控制,在未经主权个体同意的情况下拒绝补贴政府。拒绝分配政府债务的机构,支持非裙带资本主义,因为带有行政色彩的金融不会创造财富。

比特币完全是关于共识,代表的是一种唯意志主义。法定货币缺乏共识和力量,基本上是在奴役自由。

你为什么不向税务会计师或律师询问一下,如果裙带资本主义政府所有义务都在当前精算基础上获得资金,你收入中需要征税的百分比是多少。事实上,当你知道结果的话,会发现自己努力工作变成了一种错觉,你越工作拥有的就越少。

我们已经看到了裙带资本主义的结果,就是银行和华尔街。没有货币主权,我们就不会维护个体主权。我们不需要裙带资本主义政府来确认个体主权,也不需要承认,甚至接受它。我们可以购买、持有并拥有比特币,以此结束裙带资本主义政府对我们的垄断力量。

文章翻译自 Mediu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