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绝望的90后淘店主:5年百万积蓄两月打水漂

花了5年时间辛苦积攒的100万,却在2个月内打了水漂,绝望的90后淘宝店主只能走上“索赔”这条道路。“现在什么都不做,除了找朱潘要钱。”

文 | Link

“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自从买了这币被骗了100万以后,每天过得浑浑噩噩,跟猪一样,感觉自己要废了,想死的心都有。”92年出生的李云(化名)面带疲惫跟猎云财经说。

8月9日,李云和其他被骗的几位”难友“来到国贸旁边的豪华公寓“梵悦108”,这里是项目方成员朱潘的住所,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朱潘家的门牌号,只能在小区的休息室坐着等。

原来朱潘等项目方疑似用ZJLT(终极账本)项目割韭菜,在宣传项目时喊单、保证上交易所不破发等等,结果币价一路下跌,现在接近归零,李云等一行人损失惨重。

朱潘,原金山网络CTO、薛蛮子“门徒”,被媒体称为90后奇才,初中辍学创业,创业遇到困境时,出奇招黑了薛蛮子微博、邮箱,拿到薛蛮子投资。

据有关人士爆料,薛蛮子助理曾发过虚假项目JLT,后因朱潘加入改成ZJLT(终极账本),朱潘拥有该项目50%的股份。李云就是因为投资这个项目,100万没了。

01 初遇数字货币

李云是广东人,今年26岁,高中毕业后在广州做了一年多的仓库管理员,后来去深圳一家汽车配件公司做收银员。

2013年他回到老家,开起了淘宝店,一开始盈利并不好,这两年还算可以,5年积攒了100万元。

2017年8月,这位皮肤黝黑的90后淘宝店主在看帖子时知道比特币,看到很多人因为买比特币赚了钱。于是他在微信群加了很多人,并被他们带进场。

在2017年8、9月份,项目方发币很容易,大家投资数字货币的热情也很高,币只要上交易所就有人来买,但是李云只在二级市场不停的做波段,赚取差价。

“不像股市,币市是24小时交易,感觉挺刺激。”

李云当时10万块进去,买了些瑞波币、莱特币、门罗币这样的币,赚了卖掉,亏了也立即“割肉”,重复这样,一个多月没赚什么钱,一直亏一直补。

后来遇到“9·4”,李云清仓,10万块钱只剩下1万。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文件,禁止ICO,并且要求已经ICO的项目立即清退,这导致币价一路下跌,行情惨淡。

但是9月份过后,行情渐暖,11月份开始大幅度上涨,比特币从9月的3000美元一直涨到12月的2万美元,突破历史最高点。

“比特币又复活了,买回去。”已经玩过数字货币的李云这次看到行情好转,投了10万进去,赚了3万块钱。春节那段时间,比特币跌了60%,李云把赚的钱又都赔了进去。

在后面持续了2个月的熊市阶段,李云不停地做波段,持续投进去了80万元。

“一个币跌了,我就开始加仓,降低持仓成本,什么EOS、星云链、莱特币,跌了就补。”

终于在2018年4月迎来一个小牛市,李云投入的80万忽然就回本了。

本来想收手不干了,没想到遇上了一个让他感到绝望的项目。

02 绝望终极账本

“现在什么都不做,除了找朱潘要钱。”李云说。

在2018年5月,李云经朋友介绍知道了终极账本这个项目,看到很多“大佬”站台和很多游戏主播宣传这个项目,而且朱潘也给他很多承诺,比如保证上交易所币价翻10倍,这让李云有了更大的购买欲望。

币没有锁仓,全部流通,李云买的都是场外的币,价格0.17元,朱潘当时承诺说5月中旬上火币,于是从5月10日开始,李云5天买了50万块钱的币。

结果,上交易所日期推迟,为了降低持仓成本,李云一直在加仓,在6月18号上线火币之前,总共持仓了100万元的币。

“朱潘说这个币10倍打底,不要抛,会拉起来。”等到终极账本这个项目上交易所后,价格0.14元,比李云买的0.17元还要低,直接亏损17万元。

朱潘在群内做出承诺

李云一开始很相信朱潘,没想到币价天天跌,很多人开始慌了,他也慌了。

其实到7月份的时候,李云仍然相信这个币会涨上去。“7月初终极账本开始推出锁仓计划,我也参加了,因为锁仓有奖励,谁知道7月中旬又说锁仓计划取消。”李云说。

因为项目方承诺要做的事情都没有做到,李云开始怀疑这是个诈骗项目。

ZJLT这个币从6月15日上火币交易所时就一直下跌,在8月10日跌去了95%,最近火币将其下架。可以说,这个币几乎归零,李云的100万也等于没了。

“有一个厦门的比我还惨,投进去140万。其实比我惨的人挺多的,我排前100名吧。”李云苦笑着说。

03 被“黑帮”恐吓

“以前从没遇到这种情况,本来以为是保安,结果他们大喊大叫,让我们出个代表和他们谈,感觉像黑社会。”

李云看到这个项目没有希望了,就在8月4号来北京维权,住在朱潘公司旁边一个宾馆,5号等其他维权的人到齐,6号他们一起去了朱潘公司。

朱潘的助理接待了他们以后,一直没见到朱潘本人,还叫一帮全身黑衣的人把他们赶走。

李云当时吓坏了,本来想的是让朱潘把他们的币回收,赔偿他们一部分损失就行,他们并不渴求把所有的损失追回来,结果没想到遇到这种情况。

从朱潘公司回来以后,李云总是一个人待在酒店,和大家说话也不多。

“其实也没想什么,没办法接受而已,觉得维权也没那么容易,本来那笔钱是用来买房子的。”

李云从1万到100万花了5年时间,但是从100万到1万只花了2个月时间。

币市还处于早期阶段,规则不明朗、人员素质不高,很多项目都是靠着消息不对称割韭菜,在这里谈价值投资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8月8日朱潘在他的朋友圈发布消息,主动道歉并承诺将以不逃避、不推责的态度积极协助受害人士,同时永久退出币圈。

无论能不能得到一个说法,这次经历都让李云承受了不少损失,也成为他人生中一笔宝贵的“财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