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快播时代结束,王欣再战区块链江湖?

昔日那个被众多宅男们留恋追捧的快播时代,终于随着王欣的告别和一纸裁定而彻底落幕。

播死了。

王欣出狱的第197天,快播终于在8月23日,正式裁定执行破产清算。

这条消息直到一个多礼拜以后,才出现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

最早发现快播这一重大变故的是新京报,在报道里,一位研究所的专家对于快播的结局如此定论:快播将“不再‘活着’,关门大吉”。

消息首先惊动了各大媒体,而网友们也不甘寂寞,没多久,快播破产的消息就上了热搜。

在微博里,王欣略带感伤地写道:“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昔日那个被众多宅男们留恋追捧的快播时代,终于随着王欣的告别和一纸裁定而彻底落幕。

快播的江湖生死录

在快播破产消息曝出的第二天,王欣妻子发了一条微博,透露了破产的原由:希望通过破产程序,而把之前的欠款还清。

曾经的快播,对于许多人而言,都是青春记忆里抹不掉的一个存在。

2007年,在深圳的一个民房里,王欣开始将自己的创业方向确定为开发一款视频播放软件。

“快播”这个此后红遍全国的名字,由此在这个仅10多平方米的民房里诞生。

P2P技术让快播着实火了一把,在那个国内网络带宽普遍较低的年代,快播在视频网站里一举夺魁。

凭借其视频秒开、边下边播的特色功能,让许多为网络延迟、播放卡顿的用户打开了“新世界”。

于是在2011年,快播一跃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而到了第二年9月,其超过3亿的总安装量更是占据互联网的半壁江山,要知道,那一年6月,中国网民总数仅有5.38亿。

快播成长为一棵大树,2013年,用户达到4亿,超过优酷土豆、腾讯、乐视、搜狐、爱奇艺之和,成为当仁不让的国内第一大网站。

然而风光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这一年年底,快播第一次碰到司法纠纷,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构成盗版事实,开出25万元罚单,责令其停止侵权。

到了2014年,快播迎来巅峰,坐拥5亿用户。然而巅峰过后就是深渊,公司高层对低俗内容传播的放任,最终再次触及了法律的红线。

王欣在海外被捕,众多员工接受调查,高达2.6亿罚款,辉煌一时的快播走向穷途末路。

尽管在法庭上,王欣一句“做技术不可耻”让不少网友感慨不已,甚至引来许多人在微博上力挺。

但法官终究还是落下了宣判的木锤。王欣在公审的最后结果为:有期徒刑3年6个月。

随着王欣的入狱,陪伴许多人孤单夜晚的欢乐与回忆也就止终结。

直到如今,资产被冻结,同时还欠着一屁股债,快播已经无力在原有的轨道继续飞驰,破产清算不失为一个最好的结局。

流量矿石:五年前的一个伏笔

王欣出狱后,几个昔日好友迎接他的归来,互联网江湖的几个大boss姚劲波、李学凌、何小鹏邀他一起吃了饭。

在饭局上,四个互联网流量大佬争相谈起AI、视频和区块链技术。

这或许是日后王欣在微博上贴出的那张被无数人解读的图片的一个前兆。

尽管已经在狱中呆了多年,但对于这个时代,王欣依然保持着商业上的敏锐嗅觉。

事实上,狱中的日子并没有让王欣停止学习与思考,他经常托妻子带来关于AR、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最新技术的书,他在被拘禁的日子里,一直默默规划着未来。

于是就有了饭局上的这一场畅谈。

其实,了解王欣历史的人会发现,早在五年前,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新应用产品早就在快播立项。

这个名为流量矿石的项目,通过区块链及网络加速技术,将闲置的带宽资源、计算资源、存储资源等全部连接在一起,共享给其他人,从而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共享内容分发的网络生态。

通过终端空闲的CPU资源和带宽资源去处理服务器分发的云计算任务,用户就可以获得有价资产——LLT代币,它可以用来兑换购物卡、充值电费、话费、网费等。

显然,这是王欣借鉴比特币挖矿实现主动式P2P的做法,说到底,就是后来“行为即挖矿”的某种萌芽。

彼时是2013年,那时候,比特币也只有区区几百元的价格,区块链这一概念都还尚未在国内出现。

而王欣却已经领先于一大批早期互联网创业者,开始了互联网业务与比特币结合的最早尝试。

流量矿石本质上而言,就是用户以挖矿形式贡献闲置带宽,同时获得现金奖励。

凭着当时快播庞大的流量,月入过万的挖矿用户并不在少数。而若把所挖矿石投资到流量矿石交易系统,则可以实现又一轮的盈利。

这种模式后来被诸多智能产品所效仿,包括火热一时的赚钱宝、路由宝。遗憾的是,随着王欣的入狱,快播最终与这一风口失之交臂。

某种程度上,流量矿石算得上是王欣入局区块链的一个伏笔,借助这一技术,他成功实现了让用户自发贡献上行带宽及内存,他在当时就已经确定,这将会成为快播未来发展的方向。

可惜的是,命运终究还是给王欣和他的快播开了一个玩笑。

云歌,区块链的理想国

对于王欣而言,快播的破产清算是他走向下一个战场的开始。

而毫无疑问的是,在王欣公开表示要“建立区块链理想国”以后,区块链领域已经变成了他的下一个战场。

在近些天网上流传的一篇据说是王欣自撰的文章里,他告诉众人,他已经成立了一个名为“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的新公司。

云歌——“云世界之歌”,听上去充满科技感与未来感。

天眼查搜索之后,我们找到了云歌的股权结构图,在股东信息中,吴铭是原快播事业部总经理;戴科英,是58同城CEO姚劲波的妻子;何小鹏,小鹏汽车董事长;王羽,珠海达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而欢聚时代CEO李学凌是珠海达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

可以发现,股东的名单直接或间接与王欣出狱后那晚饭局上的那拔人有关联,甚至有一些出现在饭局里的人名字赫然在列。

看来王欣和他的这帮老友们筹谋已久,一个饭局就已经敲定了这个公司筹建的种种计划。

我们可以明显察觉到王欣的迫不及待,毕竟四年时光已逝,这位曾经的互联网视频巨擘,也渴望在新的战场一展身手。

于是在他的文章里,就介绍了一款自己此前尝试的产品——区块链手机快播K1。

在文中,这款产品被描述为寻求快播转型之路的一个尝试。

网友们都在猜测,这款产品定位为“以区块链为载体,以用户为基体,用户将收藏的音频、视频等上传到区块链私有云获取相应的报酬,再利用用户与AI交互的交互自动从区块链云中获取到相应的音频与视频来满足用户的需求”。

也就是说,这是区块链领域“共享挖矿”的一种变体。

然而这款产品此前却并未传出消息,估计最终项目还是因为种种原因而不了了之了。

而现在,随着快播的彻底破产,所谓的“转型之路”自然也无从谈起。

而在IT桔子上,烯君看到这家公司的基本信息里如此介绍:

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调度系统,结合最新的区块链技术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利用自动化脚本代码组成的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让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让万物皆可被调度。 

听上去有些似懂非懂,让人一头雾水,云歌究竟要做什么样的产品呢?

只能等待王欣揭晓最后的答案了。

来源:烯财经

发表评论: